发布日期 2020-01-26

韩金玲:疯狂的女制作人就该没有生活?

原标题:韩金玲:疯狂的女制作人就该没有生活?

来源:电视指南》杂志(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主管

文/ 韩金玲悦联动力创始人、CEO)

文/韩金玲

明天,就是截稿日。

此刻的我,在飞驰的高速列车上,翘着二郎腿,打开电脑。再次瞄了一眼 《电视指南》编辑部发来的约稿信息,发给我的是几个生活向的主题选项……

是不是大家都觉得我们这些疯狂的女制作人是特别没有生活的一群人呢?

或许是吧。

因为我也曾经或多或少自得于自己生存在一个没有性别的职场,甚至还经常有意无意地告诉对面的人“我三天没怎么睡了……干我们这一行,日均睡眠4个小时很正常”,然后,对面的人眼睛圆了,下巴掉了,而我一脸慷慨就义的风轻云淡……

写到这里,刚才的文字全自动切换成像变为生动的分镜头。

如果可以脑海截屏,我一定会把自己嚣张的可笑模样永久收藏,然后时不时拿出来,提醒未来的自己,以此为戒!

2019年的最后两天,我做了一件疯狂的事情。

一个人说走就走,飞到了1万公里之外的汤加,台风登陆的第二天,追到了2020年地球上的第一缕阳光。

看日出其实不是目标,只是手段,真正的目标是想遇见一个新我,可以放下,可以做自己,可以轻装再出发。

2019已然成为过去,不想谈论不想总结,因为回望过去一秒就会让脚步滞留一秒,不回头耸耸肩只挥挥手,和旧的一年告别,面对新的365天,则是告“别”2020。

所谓“别”,最重要的是别买焦虑,即使焦虑,也选“自家产”!

即使转进新的一年,身边贩卖焦虑的声音依然比比皆是,犹如精神传销。

作为一名已经创业15年的传媒从业者,作为七岁双胞胎男孩的非京籍中年职场妈妈,头顶上任何一个标签都可以让焦虑兜售者眼冒小星星向我狂奔。

面对这些裹挟而至的“到我碗里来”,我祝福他们的下场是撞到眼冒金星。

任何一个时代,任何一个个体都会有焦虑。

当我们无法自我调节本我和超我之间的关系,当我们把成功的目标定得无法企及,当我们不由自主去和所谓成功的“同类人”比较时,那种无能为力感带来的恐慌就是焦虑。

很喜欢韩寒在怒斥焦虑贩卖时说的一句话:“生活不是攀爬高峰,也不是深潜海沟,它只是在一张标配的床上睡出你的身形。

这样的文字,看着可能令人舒适一些,但绝不是释放内心惰性的自我慰藉之词,千万别从一碗鸡汤里爬出来,又掉进另一碗鸡汤。

诚然,满足简单生活也是一种成功,但是每个个体存在差异,自然对于成功的定义也应该有所不同。

适当的焦虑,可以让我们保持清醒和成长。

所以,2020年,我选择不从他人那里买得焦虑,而是自产自“消”。

此处的“消”并非错别字,因为不买自然也不会卖,做一个反焦虑者只是说来轻松,但是没有人可以真正对焦虑免疫。

所以,现实张牙舞爪,但请认真而独立地活着。

所谓独立,并不是与这个世界针锋相对,而是永远有选择的权利和智慧,直面焦虑,直面内心所想。

Do it anyway!

聚合阅读 制作人 疯狂 生活 韩金玲